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我们工作组居住的这家宾馆距离我们这次进驻的单位很远。据他们领导讲, &nbs
这家宾馆可以说是他们这里条件最好的,也是当地政府的招待所。选择这里主要  
是为了能让我们休息好,另外这里也比较安全。  

这话现在看起来不假,虽然这家宾馆大堂挂着三星标誌,在我看来这里评个  
四星绰绰有余。最重要的一点是这里确实安静,服务生也很有礼貌。据我观察来  
这里的都好像有头有脸的人物,闲杂人等的确少见。  

这家宾馆坐落在市郊,拥有一个庞大的院落,庭院的景緻清新淡雅,典型的  
江南风情。主楼一共9层,1楼是酒店,说是酒店可我看好像并不对外营业,估  
计专门是政府招待客人用的。2楼至8楼是客房,9楼是间桑拿浴室。  

来这里的第二天,在他们领导班子的陪同下,我们就光顾了这间桑拿浴室,  
结果不出所料,这里绝不是简单的桑拿。那天我们沖完澡后,就分别被领班小姐  
单独请进了包房。虽然那天我喝了不少酒,但头脑还是十分清醒,见这阵势心理  
自然明白了八九分,于是推託晚上还有工作,偷偷地溜了出来。  

干我们这种工作,吃、喝、玩都可以,不用和被查单位客气,他们挥霍的、  
以及失职造成的损失何止千万计,我们吃点、喝点、玩点不算是问题。但一定要  
把握住自己不能拿,不能接受性贿赂,否则丢了饭碗是小,弄得进监狱可不是闹  
着玩的。  

当然,自己消费那就另当别论了。其实在我确认这个地方绝对安全以后,晚  
上偷偷溜上去好几次,嘿嘿,感觉不错,价格公道,服务基本没什幺可挑剔的,  
看来,政府部门训练出来的小姐就是和外面的流莺不一样,最起码这几次接待我  
的几位小姐都十分敬业。  

而且这里每个锺按一个小时计算,2个锺为一个结算单位,只要不满3个小  
时都按2个锺的价格结算。这点比我们北方强多了,我们北方都是按45分算一  
个锺,不满一个锺也要按一个锺结算,搞得他妈的让人感觉时间很紧张,呵呵,  
看来南方人就是会做买卖。  

“叮咚!”电梯平稳地停到9楼,我整理整理衣服,稳步走出电梯。  

“欢迎光临!”跨进大厅听见众服务生齐声喊道。我点了点头,这时那个领  
班小姐莉就微笑着沖我走过来,“来了,先生。要去包房吗?”  

“嗯,客人多吗?”我问道。  

“刚上班,还没客人呢。今天您来得这幺早?”  

“哦,今天没什幺事,过来蒸一蒸,轻鬆轻鬆。”我们一边聊着,一边向包  
房走去。这个领班文文静静的,大概也就二十四五岁,笑起来很甜,长得也很标  
志。我这几次来都是她接待我的,所以彼此也算是熟人了。  

前天我们在电梯遇见了,她微笑地和我打招呼,我们工作组的同事都用一种  
奇怪的眼光看着我,弄得我当时很是尴尬。  

“先生,昨天我们这里新来了几位广西的小姐,要不要我帮你选一个过来陪  
您?”  

“嗯,好啊!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哦!”  

“不会的啦,不满意您可以再换嘛。”  

“呵呵,好说。换你可以吗?”  

“……先生,我不可以啊,我还有工作要作呢。”说心里话,第一次来这里  
我就看上这着小妞了,可是就是没有机会下手啊。  

进入包房后,莉对我说:“您先坐一会儿,小姐马上就到。”说完沖我诡异  
地笑了笑,转身出去了。我点燃一根香烟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胡乱地调着台,  
喝着矿泉水等着小姐的到来。  

这里的包房很大,规格和我住的那间客房基本一緻,都是套间,唯一不同是  
这里的卫生间要比我那间大得多,里面不仅有一个宽大的冲浪浴缸,还有一间小  
型的桑拿浴室。浴品十分齐全,档次也比较高,毛巾浴袍都是整齐洁白的,让人  
感觉十分放心。  

“当当当……”  

“请进!”房门开启后,一位年轻的小姐轻轻地走进来,温柔问道::“先  
生,我帮您服务好吗?”  

我上下打量了一下她,模样还不错,穿戴整齐乾净,皮肤白嫩,给人一种娇  
小玲珑的感觉。我点点头,“嗯!”  

“您先等我一下,我去準备东西。”再次进来时,她端着一盆的工具。  

“先去沖个澡吗?”她俯下身来用并不标準的普通话问我。  

“好的。”我站起身来,她开始帮我一件件脱去衣物。  

“你是哪里人?来这里多久了,我以前好像没见过你哦。”我一面配合她脱  
掉身上衣物,一面装作是来这里的常客和她聊了起来。  

“哦,我是广西南宁的,刚来这里没几天。先生常过来玩吗?”  

“是啊,经常过来,我和这里的人都很熟的。” “呵呵,好说。”这时我已经一丝不挂了,她也迅速脱光了衣物,领着我走  
向浴室。她首先走进桑拿房,调节好水温后招呼我进去,然后轻轻关上桑拿房的  
小门,拿起莲蓬头开始为我沖洗起来。  

她的乳房还算丰满,手感柔软中带着坚挺,乳头尖尖的向上翘着,模样很是  
让人喜爱。稀疏的阴毛油黑油黑的,看上去十分健康。  

这时我的阴茎已经硬挺起来,不时地顶到她的小腹。  

“哇,好大哦!”她伸手一把抓住,认真地清洗起来。  

“喜欢吗?”  

“……嗯,喜欢啊。”说着就把小嘴凑过来轻轻地吻了一下,然后就放到嘴  
里吮吸了起来。  

那种舒服的感觉立刻从下至上传递过来,我感觉刚才服下的药丸药性已经发  
作了。咱们老祖宗研究的中医药效来得也很快嘛,虽然?这种事不喜欢服药,  
可是出来找小姐就另当别论了,总不能自已先缴械投降,便宜了她们吧。  

沖完澡,我们回到卧室,她帮我擦去身上的水珠,并在床上铺了一层乾净的  
毛巾,然后让我趴在床上。趴下后她在我屁股上盖上了一层浴巾。